> 情感陪护 > 《平凡的世界》爱情观:理想照不进现实,现实够不着理想

《平凡的世界》爱情观:理想照不进现实,现实够不着理想

摘要:《平凡的世界》作者路遥,出身贫苦人家,虽满腹才华,生活却一直处在水深火热当中。他感受更多的是苦难,所以路遥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平凡的世界》有路遥自己的影子,小说也以悲剧结束。

《平凡的世界》爱情观:理想照不进现实,现实够不着理想

1

第一位理想爱情夭折的是孙少安和田润叶,两人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首先让两人产生距离的是求学。

少安家里贫穷,一家人连肚子都吃不饱,少安不得已回家帮助父亲劳动挣工分。从决定退学那一刻起,少安已经模糊意识到,他和润叶从今以后要走不同的路、过不同的生活了。

润叶读完书在城里教书,尽管她心里一直有他的少安哥,并且感情随着年龄的增长有增无减,但是少安这个十三岁就扛起家庭重担的青年却明白他和润叶之间却隔着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

这条鸿沟,不是润叶的父母,不是贫穷,是两人不在一条路上行走。

书中说的是少安是为润叶考虑,为了断绝润叶的念想,才狠心去山西娶媳妇。润叶不嫌弃他贫穷,是因为爱、是因为单纯、不涉世事;但是少安是从苦日子里走过来的,他不能当做不知道,自私的接受润叶,让润叶跟他一起受苦。他明白生活是残酷的,不是仅仅靠爱情就可以过活的。

第二个原因是润叶的性格造成的,润叶是一个善良,处处为他人考虑的女孩。她的性格让她无法像秀莲那样不顾一切的追求自己的幸福。

润叶宁愿自己日日煎熬一天瘦似一天,却没有办法开口向身边任何一个人表达自己的喜好憎恶。

不敢向婶子叔叔表达她根本不喜欢李向前甚至讨厌李向前,因为寄人篱下,受人恩惠,开不了口;

不敢向父母表达喜欢少安,害怕父母愠怒;

也无法放下颜面,不顾忌世俗禁忌、放下一切到心爱的人身边,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的爱情与她渐行渐远。

其实,现实是即使润叶不顾一切的嫁给少安,他们也不会幸福的。因为两个人从小的生活环境不同形成了不同的生活习惯和生活理念。

润叶嫁给少安,少安不可能不顾家人跟她一起到城里生活,只能润叶放弃城里的工作和生活回村才可以。

润叶请少安吃饭,买了一大堆好吃的,少安感激不尽。那一顿饭菜的花销少说够少安一家吃半个月。

如果少安和润叶结婚,婚后润叶再为少安这样消费换来的不是感激恐怕是一顿埋怨,埋怨润叶不会过日子。

为什么?因为身份不同了,彼时的润叶在少安来说是朋友顶多是亲密朋友,朋友没有义务帮他,如此为他着想他当然感激;而此时的润叶是他的妻子,孙家的儿媳妇,是一家人,标准当然不一样了。

此时,润叶恐怕连为自己买身衣服,少安都会觉得浪费,因为以润叶现在的穿着在少安及少安家里人的眼里五年不买衣服都依然是光鲜的。

诸如此类生活差异带来的矛盾俯首皆是,这时日子的苦涩感觉来自与两人之间而不是外部,现实的苦涩与矛盾让爱情荡然无存。这对于作者路遥来说才是最残酷和不能接受的,还不如让爱情夭折与少安的退让和润叶的怯弱、夭折与秀莲和李向前的介入。这样内心起码保留了一份美好,给人以安慰。

2

在平凡的世界里最聪明最有心计最勇敢的莫如秀莲了,秀莲的模样俊,家境也不差,遇到自己喜欢的人,却能放下少女的羞涩,不计得失,尽心尽力地为心上人打算,赢得少安及少安家人的欢喜。

聪明的秀莲明白少安的心思,所以不计较自己的小家,并且全心全意的帮助少安完成这一心愿,这个举动赢得了少安及少安父母和全村人的尊敬。

后来砖窑厂生意好起来了,秀莲才打起小家的算盘,她敢给少安以及少安父母脸色,给少安施加压力,都是她以前的付出让她有底气这样做,也让少安无话可说。

所以少安尽管想起分家心疼的泪流满面,也不能对秀莲做过多的指责。最后作者安排秀莲得肺癌死去,也是作者悲观主义的体现,美好的生活不能长久,美只能浅尝辄止。也是对少安和润叶的感情阴差阳错的安排。

润叶因为李向前出车祸失去双腿而自责,反省。认为李向前的今天是她造成的,李向前是无辜的。因为她的怯弱不坚定,造成了两人悲剧的开始,又因为她的绝情,让李向前同痛不欲生,有苦说不出只能借酒消愁,最终失去双腿。想到此,润叶对自己对李向前的残忍感到愧疚。又因为润叶的本性善良,她觉得她应该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所以接受了李向前——去医院照顾李向前。

润叶接受了李向前,秀莲却因为病魔离开了,少安又变成孤家寡人,此时润叶心里会怎想呢?相识的人,世人又会怎样议论呢?作者还是有些宿命论的。

3

再看孙少平和田晓霞的爱情,少平和少安一样能干,但是少平眼界更高一些,更能坚持自我。

如果田晓霞不是因为救人牺牲,那少平大概是可以接受田晓霞,有勇气接受世俗的偏见,两人可以走到一起的。

两个人结婚是不是就可以幸福的生活下去了吗?

婚姻不是公主王子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而是新的责任和麻烦的开始,一旦进入婚姻,社会角色就骤然增多,你除了是对方的配偶还是对方家庭成员,做人的压力就来了,烦恼也来了。

对于田晓霞和孙少平也是如此,作者不想看到美好的爱情被现实打败,只好安排上帝带走田晓霞。

田晓霞一个在优渥环境长大的女孩,尽管她心灵美好,眼里没有贫富阶级,但是不代表她就能适应阶级的差距。

她第一次跟少平下煤矿,有领导,有少平,领导还做了妥善安排派了安全人员,田晓霞依然吓得花容失色,几乎是被少平抱着出的矿井。

她怎么可能面对滔滔的洪水,那么淡定,那么无畏的去救人呢?只不过是作者想让美好的爱情结束特意安排的情节而已。

一个是地委书记的女儿,省城的大记者,前途无量;一个是农民的儿子,煤矿工人的身份还是靠关照得来的。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仅靠精神锲合是不可能有幸福可言的,因为现实生活是具体的,是琐碎的,是真实的、玩不得半点虚假,容不得一丝隐藏,也没有任何缓冲,彼此全部显现。

假如孙少平和田晓霞结婚,两人要在一起生活,晓霞是不可能到煤矿上的。孙少平要离开煤矿,免不了要用特权,要靠晓霞。这与少平的价值观不符,假如孙少平接受了特权关照,他在田晓霞的眼里光彩全无,与世家子弟毫无区别了。

如果不接受,仅靠孙少平个人奋斗,实现愿望几乎不可能。两人的生活都没有交际如何在一起生活呢?

再说孙少平还是有极强的自卑心,也是相当敏感的。晓霞写信告诉少平,她的同事高朗在追求她,高朗的家庭背景等。孙少平看了信竟然很多天不理田晓霞了,还要晓霞又跑一趟煤矿,才解除芥蒂。

如果两人结婚,类似这样的差距比比皆是,会让少平更加自卑与敏感。田晓霞的日子里不能只是安慰孙少平敏感的心,她的时间不够用,她的精力也不允许。渐渐地失望会是他们对彼此的看法,失望多了就变成绝望了,爱情当然也就消亡了。

在路遥的眼里现实是无法养活爱情的,理想永远只能存活在心里。跟孙少平现实生活相当的是失去丈夫的惠英,惠英漂亮温柔,长得像画里走出来似的,少平年轻英俊,两人都是贫苦农家身份,没有阶级差距,没有贫富差距,是现实里可以互相得到的慰藉。

其实小说中另外一个人物郝红梅的命运也说明了这个问题,郝红梅漂亮,聪慧奈何出身不好,受尽生活的白眼和冷漠。

为了向命运抗争,郝红梅处心积虑地与家世良好的顾养民接近,并且成功吸引到了顾养民,两人虽有恋爱却没有开花结果。漂亮的郝红梅没有躲过现实的无情嫁给了一个普通的庄户人家,几年以后丈夫病死,遇到润生,重燃生活的希望,最终也还算圆满。

作者之所以这样安排也是体现了他的价值观和爱情观,无论你多么优秀,要想跨越阶级的鸿沟实现人生的华丽转身是不可能的。

但是为什么作者又安排润生充当了郝红梅的救世主角色呢?润生的父亲田福堂是大队支书,弟弟最初是县革委会副主任,在农民眼中就是高人一等,与众不同的。

毕竟田福堂一家还是在农村与普通民众接触比较多的,在作者眼里是可以攀得上够得着的,所以安排了润生与郝红梅的爱情得以善果。或许在作者眼里这已经是阶级的最大跨越的实现和浪漫。

郝红梅聪慧美丽,润生人虽普通但是心地善良,家境比较好,也算般配,接地气。犹如惠英和少安,虽有残缺但又可以互相慰藉。

所有人物的结局都是作者的精心安排,一个悲观主义者的安排。美好纯洁的爱情只能存活在心里,慰藉心灵却不能成为现实共度一生。假如是一个浪漫乐观主义者,结局会像《梁祝》一样,虽然死了,也是双双化蝶比翼双飞。

别说在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在今天的21世纪,农村青年与地委书记的女儿的爱情也不可能那么容易实现,要想幸福的共度一生更是希望渺茫。

这不仅是门第问题,更多的是不同的生长环境形成的三观以及生活理念、生活习惯巨大差异问题,这才是最根本的,最考验人、最难以逾越的鸿沟。古往今来这道鸿沟阻碍了多少才子佳人,以后也许某一天可以跨越,但绝对不是现在,不是今天。

不过作者精心安排的美好爱情却激励着人们追寻着真善美,脚踏实地,心向阳光。无论生活多么残酷,总会有一丝阳光投进你的生活,给你希望,给你力量在黑暗和挫折中继续前行。仅此一点足以让我们向《平凡的世界》致敬、向作者致敬、也向书中的人物致敬!

我是心田情感:心田情感,用心陪伴您的心田!旨在为你拨云见日,认识本我;为心指引方向,为爱保驾护航!帮助求助者真正的走出感情婚姻泥沼,找回属于自己的幸福归宿。

咨询微信:genghong8

心田情感用心陪伴你的心田!给心指路,为爱护航!心田情感咨询微信:genghong8

《平凡的世界》爱情观:理想照不进现实,现实够不着理想: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